张朝阳的互联网滑铁卢,搜狐的下半场

互联网
2018
12/17
18:32
分享
评论
 至今,张朝阳仍是纳斯达克敲钟次数最多的中国人。

与十年前处在巅峰时期不同,移动互联网的黄金10年,张朝阳正板起面孔,告别头条。

\

1996年8月,张朝阳收到导师22.5万美元天使投资,ITC爱特信伴随着中国互联网浪潮前的黎明正式成立。

北京万泉庄园一个24平米的小房间就是爱特信的全部:

“当年搜狐就4个员工,有一次,张朝阳说他要做中国的比尔·盖茨,我们面面相觑,都好几个月发不出工资了,这不痴人说梦吗?”爱特信第一个员工苏米扬曾回忆道。

\

( 张朝阳 )

年底时,张朝阳就花两万攒了一台服务器,复制雅虎的「分类+导航模式」,爱特信也变成后来的「搜狐」,中国第一个商业网站就此诞生。

仅仅两年后,搜狐依靠网络广告收入飙至60万美元。

这一年,搜狐CFO古永锵碰到一个面试者。

两人谈了一个多小时后,对方说:我听说过你,我就是想跟你聊聊,我肯定不会来搜狐的,我准备开一家公司叫阿里巴巴。

而此时在上海,陈天桥借了50万在一处三室一厅住宅创立了盛大,加上老婆、小舅子在内就6个人,他不会想到5年后自己将登顶中国首富。

在大连,王健林刚把大连万达球队和基地转卖徐明。“真的不甘心”改名那天,王健林对身边人说。

在云南监狱里,73岁的褚时健度过1999年最后一天。这一年,他被判无期。

两次创业梦破准备离开北京的马云,正带团队聚在北京的一个小酒馆,当时在大雪里,众人边喝酒边抱头痛哭,最后唱起了《真心英雄》。

\

( 左起:王志东、张朝阳、丁磊)

张朝阳才是那个时代的主角,与网易创始人丁磊、新浪创始人王志东组成“网络三剑客”,摸索着中国互联网发展的脉络一路高歌猛进。

\

2000年,张朝阳作为“中国互联网第一人”受邀去深圳演讲,台下满是热血澎湃的年轻人。

马化腾挤在簇拥的人群中,被张朝阳的演讲打动,回去就一心扑到了研究(QQ的前身)OICQ的工作中。

张朝阳演讲那天,李彦宏已经回国创业。

在北京大学资源宾馆租了两个房间,一个当卧室一个当办公室,与几个朋友在床上盘腿而坐,讨论百度的雏形。

在宾馆向北不远处的北大宿舍,读大三的王兴刚建了人生第一个网站。

杭州湖畔花园风荷苑16幢1单元202室,马云对18个人说:“我们要建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。”

话音刚落,他又补充道:“现在你们每人留一点吃饭的钱,剩下的都拿出来”。

2000年7月,搜狐登陆纳斯达克,距离爱特信成立不足四年。

\

此时的张朝阳孤独求败。

他坐拥搜狐门户、搜狗输入法、搜狐畅游、搜狐视频、搜狐汽车、搜狐新闻客户端和搜狐微博社区等产品,触角渗透到中国网民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一年后,“网络三剑客”张朝阳、丁磊、王志东相继走到了命运的岔路口。

网易因财务漏洞问题陷入停牌危机,股价跌至60多美分,丁磊一度想要将其转手卖掉,可惜没人买。

新浪的王志东被迫出局,离开自己一手创立的新浪。

只有搜狐在这一年艰难地熬了过来了。

2008年,搜狐成为北京奥运会赞助商。一夜间全北京地铁、公交站都是“看奥运,上搜狐”的广告。

\

2009年搜狐畅游上市,张朝阳成为第一个带领两家公司上市的互联网首领,个人声望达到顶点。

张朝阳沐浴在聚光灯下陶醉。

他开始不接公司高管的电话、不回复高管短信,忙着接受记者采访,半裸登上时尚杂志封面。

\

他率队带李冰冰、高圆圆等明星登西藏雪山、玩游艇、办聚会,甚至索性在搜狐媒体大厦顶层开私人聚会。

\

张朝阳半夜叫马云来唱歌,马云都会苦哈哈求搜狐给阿里广告位。

成功后的张朝阳是头条的常客,独自一人站在世界之巅的迷幻,伴随而来的虚无感吞没了他。

那时的张朝阳狂妄到自我形容:有钱又有名的第一人。

期间,搜狐二号人物古永锵离职创办了优酷网。在搜狐与古永锵有过短暂交集的李善友、龚宇也相继离开,他们在视频网站行业不期而遇。

即将引领下个时代的马化腾、李彦宏、马云、陈天桥,仍在寒风中等待时代机遇的垂青。

\

2007年,腾讯、百度、阿里巴巴先后突破了100亿美元市值,中国互联网正式进入BAT分庭抗礼时代。

张朝阳、丁磊王志东引领的门户时代逐渐退潮。

2010年,在聚光灯下暴晒两年的张朝阳回归公司,誓言再造搜狐,但互联网早已把他甩在身后。

互联网本是一场刀尖舔血的生死竞赛,战略上的懒惰最终具象成财报上令人尴尬的数字、投资人的质疑眼光和心腹爱将的出走。

2011年微博的兴起给了张朝阳很大压力。即便张朝阳举全公司之力做搜狐微博,搜狐微博终究还是望着新浪微博一骑绝尘而去。

搜狐在搜索领域本来可以大有作为:

可惜当时张朝阳沉浸在门户的盈利喜悦中,对分类导航的走向预判失误,亲手将流量送给了百度,错失进入搜索市场的最佳时机。

搜狐在社交领域本来也是有机会的:

张朝阳一开始就看到互联网会向“多对多”的趋势发展,收购ChinaRen,足见其先见之明。

但彼时,张朝阳还沉浸在奥运会效应和媒体聚光灯下,并未全力以赴去做这件事。

转折发生在2011年5月。

张朝阳去爬雪山,由于大脑缺氧,焦虑症爆发:

“从雪山下来,一下子就觉得脑子不对劲,像是被击穿了。每天都有很多恐惧和妄念,一直持续着。”

\

他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:焦虑,抑郁,精神上常常处于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恐惧状态。

他被确诊为抑郁症。

张朝阳开始尝试去美国找心理医生、大量阅读心理精神类书籍,同时尝试在东方哲学中寻找自己焦虑的原因。

2012年张朝阳因抑郁症再次闭关, 那正是互联网江湖巨变的一年,所有人挤破头抢占地盘:

以阿里为代表的电子商务和以腾讯为代表的社交网络迅速崛起,小米的互联网模式撬动手机格局,视频网站重新洗牌,移动互联网繁荣时代已然到来。

但这些荣耀,都与搜狐无关。

2010 年,张朝阳作为金鹰节颁奖嘉宾说过这样一句话:

“中国互联网现在巨头有七个:新浪、搜狐、网易、腾讯、百度、阿里巴巴以及盛大。这场战国七雄的争斗最多五年可见分晓。”

如今BAT格局已定,小米、美团、滴滴、今日头条等后起之秀相继亮相,狂奔的乐视成就了卷款逃美的贾跃亭,腾讯视频、优酷土豆、爱奇艺三分天下,老牌劲旅搜狐早已跟不上步伐。

搜狐最值钱的或许只剩下当年在五道口买的那栋楼,基本赶上了搜狐市值。

\

长风从漆黑的苍穹中扑下,均价数万的搜狐大楼内,灯光稀稀落落。

\

搜狐的没落,和张朝阳的「好」有很大关系。

「性情温和,宽容放权」,在曾经的老部下眼里张朝阳是个难得的好老板。

李善友曾表示:

“离开搜狐的人都很怀念张老板,再也遇不到像他那样给予下属宽松信任空间的老板了。”

于是,搜狐出走的古永锵、龚宇成为搜狐最大的劲敌,抢占视频市场。

周鸿祎就说:

“老张太Nice了,有一些坏人,好人一般打不过坏人,好人没有好报。”

史玉柱和马云谈得最投机的一次就是两人在飞机上谈论“企业家一定要是坏人”这个话题。

如今,在被问及这个问题时,张朝阳也回复:“当好人有毛线用啊。”

对员工过分宽容和自由的空间,也让搜狐在各项业务上「使不出劲」:

游戏,搜狐畅游早在2009年就上市,如今却被网易、腾讯远远甩在身后。

视频,搜狐视频开启视频网站自制剧先河,如今在优酷土豆、爱奇艺、腾讯视频围攻下,籍籍无名。

面临过人生的刀锋,如今重新审视自己,张朝阳坦然了。

在他看来,早年成功后不断被媒体、周围人追捧,导致了对自我的成功管理出现问题。

接受《杨澜访谈录》专访时他说:

“以前我真的什么都有,可我居然还这么痛苦。后来我就发现,幸福跟钱多少没关系。”

在「金错刀」一次对话中他直言:

“创始人不容易抑郁,因为有梦想有追求。功成名就的人,才容易。”

当有记者问出:“搜狐复兴最大的难题是什么?”

张朝阳说:“最大的难点在于我。”
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
免责声明: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IT新闻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1
3